这里不仅仅有UFO!有的是可信的UFO!
探索我们的宇宙!

帮我把断掉的黄瓜拿出来 我要吃你的奶小妖精

她将一条腿跨过我的身体,面朝我,睡裙也被她撩起,作势就要坐下来。

 

 

我紧张得要死,却也期待万分。

 

 

没想到的是,婷姐却一把抓住张雨彤,不让她坐下来,一边皱着眉头说:“你……你真要这样吗?”

 

 

“废话,我可不像你,敢想不敢做。”张雨彤笑了下,“婷婷,好好看着,就当姐姐亲身示范了。”

 

 

话音落地时,张雨彤便撩起睡裙,缓缓地坐了下来。
 

我全身紧绷着,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紧张。

 

 

可婷姐的眉头皱得更深,紧紧地拽着张雨彤,不肯撒手:“彤彤,不行,你不能和小飞这样,因为……”

 

 

张雨彤一愣,“因为什么?”

 

 

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婷姐慌乱的眼神,躲着张雨彤质疑的目光,支支吾吾的,最后就说:“因为你不喜欢小飞,小飞也不喜欢你,你只是想满足生理上的需求,小飞就好像是你的发泄工具,这样对他不公平。”

 

1573550066126005.jpg

 

张雨彤听到这话,完全愣住了,好半晌才回过神,翻着白眼说:“刘婷,你没搞错吧,我才是女人耶,要说吃亏也是我吃亏好吗?再说了,不喜欢就不能做,那一夜情又怎么解释?”

 

 

婷姐支支吾吾道:“反正你不能和小飞做。跟我走吧,睡觉去。”说着,婷姐就拽着张雨彤要出去。

 

 

张雨彤也是精明的女人,看到婷姐一反常态,眼珠子咕噜一转,便说:“婷婷,你是不是喜欢小飞,所以才不让我和他发生那种关系?”

 

 

张雨彤这样一问,婷姐的脸就红透了,心虚地说:“才没有,你别瞎猜好不好。”

 

 

“没有才怪呢,别人看不出来,难道我还看不出来吗?我们认识这么多年,我还不了解你?你肯定喜欢小飞。”张雨彤笃定地说。

 

 

婷姐不敢和她对视,一时间乱了方寸。

 

 

见状,张雨彤算是肯定婷姐喜欢我,就说:“喜欢就承认嘛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既然小飞是你喜欢的男人,那姐姐就不和你抢了,把他让给你,趁今晚这个机会,把该做的都做了,如果被他发现了,你就说你喜欢他。”

 

 

张雨彤说完,连拉带拽把婷姐拉过来。

 

 

“嘭!”

 

 

结果就在这时候,卧室门忽然被暴力踹开,婷姐和张雨彤都吓得叫了一声,娇躯也忍不住哆嗦着。

 

 

我眯着眼,往门口看了一眼,居然是张雨彤的前男友周斌回来了,看到卧室里的画面,瞬间便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

 

几乎是瞬间,一股怒火就从周斌的眼中射出来,杀气也破体而出,笼罩着整间卧室,指手画脚地说:“两个不要脸的臭婆娘,老子回来得不是时候吧,打扰到你们的好事了,没有被叶飞插,是不是很难受?!”

 

 

婷姐急忙从我身上走开,可能是因为心虚吧,不知道怎么回答周斌。

 

 

张雨彤倒是要冷静些,看到是周斌,整张脸都冰冷下来,说:“周斌,你来干什么,你现在不是应该在陪那个骚狐狸上床嘛!滚出去,这是我租的房子,不欢迎你!”

 

 

“张雨彤,你是不是早就想和我分手,然后和这个小杂碎在一起?贱人,你欺骗了老子的感情,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!还有你刘婷,叶飞把你叫婷姐,你居然还恬不知耻地做这些事,老子要把你们的事情传开,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有多么的恶心!哈哈哈。”

 

 

周斌狰狞地笑着,说话间就拿出手机,咔咔咔的拍了几张照片。
 

这些照片,虽然不能证明我和婷姐张雨彤做过那种事,但如果照片曝光,对她们的影响也不好。

 

张雨彤扑上去抢手机,一边怒骂周斌是混蛋。

 

“就算老子是混蛋,也比你们不要脸强!”周斌怒不可遏地说,随手一推,张雨彤便直接摔倒在地上,摔得哎哟一声。

 

婷姐急忙跑过去,问她有没有事,摔伤没。

 

张雨彤指着周斌说:“刘婷,快去抢手机,不能让他拿到照片。”

 

婷姐和张雨彤都是女人,根本不是周斌的对手,我本想继续装睡的,可看到这里,实在装不下去了,蹭的一下站起来,直接扑向周斌。

 

无论如何,也得把那些照片删掉。

 

“你个小杂碎想干什么,你玩老子的女人,老子还没跟你算账呢,你还跟老子动手,找死是不是!别过来,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!”周斌指着我说。

 

我哪管得了那么多,冲上去就抢手机,周斌紧紧地抓着,趁我不备时,抬脚便踹在我肚子上面。

 

他穿着一双硬底皮鞋,肚子挨了一脚,感觉内脏都扭痛起来,有种窒息的感觉。

 

“小杂碎,跟老子动手,你他妈在找死!”周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转身就走了。

 

我忍着痛,又追上去。可这次依然没占便宜,三拳两脚,我就倒在了地上。这时,我才想起来周雨桐以前说过,周斌当过兵。

 

周斌走了,我气得直咬牙,一拳打在地上。

 

“小飞,你没事儿吧,让婷姐看看,受伤没有?”婷姐急忙走来,精致的小脸上,尽数都是担忧的神色。

 

我摇头说没事,可惜被他跑掉了。

 

“没事就好,剩下的事情再想其他办法吧。”婷姐无奈地说。

 

随后我去卧室穿上衣服,出来看到张雨彤坐在沙发上,不见婷姐。

 

张雨彤朝我招招手,示意我坐过去,等我坐下来,她才小声问我:“叶飞,你什么时候醒的,还是说你根本就没睡着?”

 

“彤姐,我……”我真不知道咋说,脸也红了。

 

见我这幅表情,张雨彤似乎全明白了,看了看我说:“你婷姐不敢见你。”

 

我说彤姐,你帮我告诉婷姐,我不怪她,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,现在当务之急,是想办法把那些照片拿回来,防止曝光。

 

听到我说这些,张雨彤也忍不住簇起了柳眉,想了想说:“明天我去找他,看能不能把那些照片拿回来。时间不早了,去睡吧。”说着,就起身走进卧室。

 

第二天早上,张雨彤去找周斌,中午饭点才回来,情绪不是太好,想来是没有拿回那些照片。婷姐问她怎么回事,周斌咋说的。

 

张雨彤看了眼婷姐,话到嘴边又咽回肚子,最后婷姐紧紧追问,张雨彤才说:“周斌那个王八蛋软硬不吃,死活不给照片。”

 

听到这话,婷姐也柳眉倒竖,一脸的担忧,“也就是说,没办法了吗?”

 

张雨彤缓缓地摇头:“办法倒不是没有,周斌说了,除非我们俩陪他睡觉,不然他就把那些照片发到公司的群里面。”
 

周斌和婷姐以及张雨彤,在同一家公司上班,如果这些照片发到公司的群里面,婷姐和张雨彤的形象就会毁于一旦,工作丢了可以再找,可声誉若是坏了,那就麻烦了。

 

我怒道:“周斌这个混蛋,我饶不了他!婷姐,彤彤姐,你们先别着急,这件事我来想办法,无论如何,你们也不能答应周斌。”

 

婷姐紧蹙着柳眉,精致的脸上,布满了忧虑。

 

张雨彤下意识看了眼我,说:“小飞,你能有什么办法?周斌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,谁说都不好使。而且……而且他本来对婷婷就有那种想法,这次这件事,无非是导火索。”

 

“彤姐,我……”我顿时间语塞,怒火上头,就说:“你们别管,大不了我跟他拼命。”

 

听到这话,婷姐的脸色更加紧张,急忙说小飞,你可别做傻事,这件事你就别管了,我和你彤姐想办法。

 

我还想说什么,可婷姐拉着张雨彤去了卧室。

 

后来我听到婷姐问张雨彤,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

 

张雨彤说办法她都想完了,可除了这个条件,周斌什么都不答应,而且只给她们一天考虑时间。

 

随后婷姐就没再说什么,房间里面出奇的沉默起来。

 

我猜不透婷姐心里咋想的,但作为我而言,绝对不希望婷姐陪周斌睡觉。可是,我居然想不出任何办法阻止周斌,我真没用。

 

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的,忽然听到婷姐问了句:“小飞,你……你喜欢我……吗?”

 

听到这话,我睡意全无,脑子里乱乱的,婷姐长得年轻漂亮,对我又好,说对她没感觉那绝对是假的,可自始至终,我也没敢去喜欢她,毕竟她是我妈的朋友。

 

我不知道咋说,干脆假装睡着了。

 

  一阵子过去了,婷姐略带失落地说:“婷姐明白了。”

 

第二天下午,婷姐和张雨彤稍作打扮后,就准备出去,临走前婷姐告诉我,公司聚餐,可能要晚点才能回来。

 

婷姐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明显不自然,眼神也很恍惚。

 

我忍不住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,等她们走了,我就偷偷跟踪她们,后来她们去了一家酒店,直接上了六楼,客房部。

 

我就纳闷了,不是说同事聚餐吗,怎么到客房部了。

 

她们径直走到一间客房外面,按响门铃不久,门就开了,接着周斌出现在门口。直到这时,我才恍然明白,婷姐她们根本就不是来参加聚餐的,而是和周斌做交易。

 

看到婷姐和张雨彤走进房间,我不由攥紧拳头,想冲进去带走婷姐,可我根本打不过周斌。想了想,我又下了楼,酒店斜对面有个正在施工的工地,我偷了一块板砖,藏在衣服里,然后才去找周斌。

 

周斌这个混蛋,老子非让他见血不可!

 

来到房间外面,我正准备按响门铃,忽然听周斌邪魅地笑着说:“急什么,只要你们陪我睡了觉,那些照片我自然会交给你们。都坐吧,先喝杯酒,助助兴。”

 

周斌既然能用照片威胁婷姐她们上床,我就不得不怀疑,即便婷姐让他得手,他会拿出那些照片吗?

 

一杯酒下肚后,周斌笑得更猥琐,说:“刘婷,你知道吗,从第一次见到你,老子就爱上你了,我知道你心高气傲,瞧不上我周斌,所以我没有追你,而是追你的闺蜜,张雨彤。我本想合租的时候,再找机会对你动手,可你居然把叶飞那个杂碎接来了,老子始终都没有机会。今天终于机会来了,老子一定会干死你的。哈哈哈。”

 

张雨彤破口大骂道:“周斌,你个混蛋,你居然从一开始就在玩我!”

 

“玩你怎么了?女人生下来,不就是给男人玩的吗?”周斌哈哈大笑,“实话说吧,刚才你们喝的酒里面下了药,很快你们就会感觉浑身燥热,欲火攻心,然后你们会主动上来伺候老子,我再把你们发骚的样子录下来,以后,你们还不得任我摆布?哈哈哈。”
 

我从一开始就怀疑周斌的诚信度,果然事实还是证明了我的猜测,周斌不仅不会交出照片,甚至还要拍婷姐和张雨彤的视频,想想都觉得可怕。

 

张雨彤怒火中烧,扑上去教训周斌,却被他一巴掌扇倒。

 

周斌怒道:“贱货,你他妈给我老实点,惹毛了老子,老子把你脱光的照片传到各大网站上面!呸,贱货。”

 

“周斌,你个王八蛋,老娘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张雨彤娇喝道。

 

听到这里,我着实忍不了了,深吸几口气,调整呼吸,按响门铃说:“打扰一下,我是酒店工程部的工作人员,这间客房的电路可能存在安全隐患,我来排查一下。”

 

我噎着嗓子,就连自己都听不出是自己的声音。

 

“不用排查了,我们不用电。”周斌不爽地说。

 

“先生,麻烦您开下门,我们只耽误一两分钟,不会太久的。如果电路存在漏电问题,对您也有安全隐患。”我继续说。

 

这话说完,周斌便沉默了几秒,接着脚步声传来,终于上当了。与此同时,我紧紧握住板砖,门开了,板砖也随之砸了进去。

 

“是你!”周斌大惊失色,但反应倒是不慢,急忙朝后退开,可始终晚了一步,板砖结结实实地落在他肩膀上,顿时一声哀嚎,如同杀猪一般。

 

“叶飞,你他妈找死!”此刻,周斌的脸皮都在抽动,额头上也冒出一层汗水,疼得厉害。

 

我深知周斌的身手,如果等他缓过来,我绝对不是对手。于是乘胜追击,握着板砖,又给了他几下。

 

很快,周斌就不再张狂,一副求饶的语气说:“停停停,叶飞,我认输还不行吗?别打了,再打出人命了。”

 

我沉声说,那些照片呢,拿出来删掉!

 

“好好,我删,我删行了吧。”周斌看了眼裤兜,说:“手机在兜里,你帮我拿出来,我的手动不了了。”

 

肩膀上挨了一下,可能真的动不了,我也没多想,便去掏手机。

 

没想到的是,这时周斌猛地推了我一把,我连连退后时,他撒腿跑了出去,追到门口时,已经没影了。

 

我气得直咬牙,居然被这个混蛋给跑了,草!

 

不过,总算是避免了更坏的事情发生,我压制住怒火说:“婷姐,彤姐,我们回家吧。”

 

可没人回应我,下意识回头一看,顿时瞠目结舌,张雨彤和婷姐都脸色涨红,眼神迷离,还主动脱衣服。

 

我吓了一跳,下意识关上门,以免被别人看到。

 

这时,张雨彤已经将短袖脱掉,肌肤白里透红,粉嫩无比。柳腰纤细,腹部平坦,呈现出绝美的身材。

 

里面穿着一件灰色的小内,裹着胸前的饱满,着实充满了诱惑。

 

我这才想起来,她们被周斌下药了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发作了,婷姐似乎也受不了药力折磨,主动宽衣解带。

 

“姐姐好难受,满足我好吗?”话音刚落,张雨彤就扑上来,勾住我的脖子,疯狂地亲吻我。

 

“彤姐,我是叶飞,别这样。”我拧巴着脸,心里早已乱成了一团麻。

 

而这时候,婷姐也脱掉上衣,跑过来将我搂住,眼神里面,尽是渴望。
 

婷姐和张雨彤都被下了药,此刻神志不清,如果我趁机占她们的便宜,和趁人之危有什么区别?

 

可经过她们俩的亲吻抚摸,我那方面的欲望确实上来了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UFO奇闻网:www.ufoq.cnUFO奇闻网 » 帮我把断掉的黄瓜拿出来 我要吃你的奶小妖精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