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不仅仅有UFO!有的是可信的UFO!
探索我们的宇宙!

米青液把肚子都撑大了,睡在我下垮的英语老师

可能是半蹲的姿势太久,想站起,身子微微发抖,胸前的胖圆滚溜的,差点儿摔倒。

陈正简装,赶紧伸出手去扶,故意将手拖在前面,只感觉掌心一阵酥滑,很有分量。

隔着衣服,有甘甜渗出,太美妙了。

陈正轻舔了下发干的唇角,内心焦灼的等待。

林子惠回眸,盯着恐怖,心口都融化了,颤抖的说:‘阿正,你先不要乱动,嫂子来就好了。’

“好难受啊,嫂子,你快点啊……”陈正装的一脸痛楚。

112836-HIuB0Gq.jpg

林子惠一下就上钩了,突然转过身去,将裤子往下一拉。

修长大腿扎现眼前,再一拉。

她这是要干嘛?

正焦急等待,突然林子惠抬起翘臀,微微后退。

一屁股坐了下来……

顿时一股温热遍布全身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几乎让人欲仙欲死。

陈正差点儿一个没忍住叫出口,抬头,看到林子惠红润的脸,手不自觉的搂住林子惠的腰,依旧装傻充愣的模样:

“嫂子,我好难受。”

“等会儿就不难受,乖。”林子惠哪见过如此恐怖。虽说陈伟也给过鱼水之欢,可远远比不过陈正的感觉,他的硕大就顶在自己的里面,感觉全部被塞满。

林子惠靠在陈正的肩上,两个人将身体贴的天衣无缝,低声在陈正的耳边道:

“知道吗,今天嫂子给你看病的事情不能告诉外人知道吗?”

陈正眼底闪过一丝笑,他当然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,可谁让他现在是个二傻子。

所以含糊不清的点了点头:“嫂子,我知道了。”

听到了陈正的回答,林子惠最后一点理智也被掐灭,两只手抓在陈正的肩膀上,半个身体微微起来,准备开始运动的时候,旁边木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来。

听到这个动静,林子惠登时清醒过来,快速的从陈正的身上起来,原本被温热包裹着的地方,如今裸露的暴露在空气中,陈正实在难受的紧。

可是偏偏又不能在嫂子的面前表现出来,红着脸痴傻的笑着:“嫂子,我难受。”

“乖,等会儿嫂子帮你治病。”林子惠笑着说完,身上只是披了一件格子衬衣,光着腿到了堂屋门口打电话。

来人的正是国外务工的陈伟,虽然声音有些老实巴交,不过说老实话,结婚几年,陈伟对自己还算不错。

除了那方面不行之外,吃穿从来都不缺,对宝儿也算是尽心尽力。

陈正虽然是个傻子,可好歹也是个男人,况且是陈伟的弟弟,想到这儿,林子惠的心里闪过一丝愧疚感,语气难得柔和了很多:

“孩儿他爸,你啥时候回来?”

“刚离开村里,估计要一年多。”陈伟在那边道,然后林子惠听见他打火机的声音,刚要阻止,听见陈伟开口道,“阿正怎么样?”

他这个弟弟虽然是个智障,可是从小到大,他这个做大哥的也算是尽心尽力的照顾。

如今他不在家,自然要托付给妻子。

林子惠听完,想想刚才的事情,心里不由得“咯噔”一下,随后勉强笑了笑:“阿正他很好。”

“就是这几天可能有点感冒,我明天带他去镇上看看。”

随后夫妻两人寒暄了几句,然后便挂断电话,外面的热风吹在身上,感觉不到一点凉意,林子惠一屁股坐在门沿上,想想自己刚才做的事情,又想想丈夫说的话,心里不由得闪过一丝愧疚感。

她怎么能做对不起丈夫的事情。

不曾想这一幕被后面的陈正尽数看在眼里,身上的衣服还没有穿上,陈正赤身裸体的坐在椅子上,原本还想着和嫂子好好翻云覆雨,享受鱼水之欢。

不过看看嫂子失魂落魄的样子,陈正也知道没有机会,所以装傻着喊道:“嫂子,我冷。”

一句话将林子惠的回忆拉了回来,她起身,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尘,眼皮懒得抬起,随手将堂屋的门关上,怅然若失道:“就这么睡吧。”

“砰——”房门关上,陈正的眼恢复了正常,看了眼下身的庞然大物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如果不是该死的电话,他恐怕正在嫂子的身上策马奔腾。

“妈的。”陈正一身咒骂,直挺挺的躺在凉席上,一夜无眠。

次日,天刚刚亮,陈正听见自家院门被打开的声音,一溜烟爬起来,发现嫂子将渠里的水提上来,开了门,正在种玉米。

不同于晚上的风情万种,白天的嫂子看起来很是本分,穿着小碎花的绿色裙子,头发用皮筋随意的固定着。

可能是早上天气凉,她并没有戴草帽,做农活的样子很是熟练。

陈正就这样痴痴的看着,脑袋里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,一大清早不由得难受起来。

正胡思乱想着,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声音,陈正顾不得多想,随手套了个外套,跑出去,然后就看见嫂子坐在地上,不住的嗯哼。

陈正心里一急,顾不得自己还是个傻子,急忙跑到嫂子的旁边,将嫂子从地上抱起来,声音也是有些急促:“嫂子,你没事吧?”

“我……”林子惠有些愣愣的看着陈正,心里有些疑惑,这还是昨晚那个连衣服都不会解开的小叔子吗?

不等嫂子想完,陈正直接将嫂子抱起来,准备抱进屋的时候,却被林子惠止住,摇了摇头指着前面不远处的草房:

“你去里面帮我看看,有没有从我山上采回来的草药。”

这些钱为了给陈正看病,家里的钱基本上都花在他的身上,林子惠又懂一点点的草药,但凡有个头疼脑热的小病,基本上自己解决。

陈正点点头,连忙起身往草房走去,不一会儿从里面拿了一堆晒干的药材,林子惠为了方便上药,直接掀开裙子,露出白花花的大腿。

不同于农村女人的粗糙,陈伟尽可能的给她最好的生活,除了不在家的日子,基本上林子惠都不用干什么粗活。

现下一条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在陈正的眼前晃悠,时不时因为上药的动作,里面的小内内若隐若现,陈正觉得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火,又不受控制的往上冒了起来。

林子惠上药,也没注意身边人有什么异样,随后将草药放到边上,拿了手绢细细的包扎好,抬眼看到陈正的不对劲,想想刚才的动作,不由得咳嗽一声:“阿正,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陈正转过头看看别处,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定格在林子惠的身上,“嫂子,我……”

“阿正,你是不是有事要说?”林子惠想想他刚才急匆匆的跑出来的样子,心下不由得一动,如今他全身只穿着一个衬衣,外人只觉得憨傻,林子惠却知道,对她这个长久的没有鱼水之欢的少妇来说,有多大的诱惑力。

“嫂子,没事。”陈正还是刚才的痴笑,没有半点变化,林子惠也没有多想,手扶住墙面准备离开的时候,突然感觉脚下一痛,林子惠皱了皱眉,还没回过神,陈正已经把她抱了起来。

“嫂子,我帮你。”陈正痴傻的笑着将林子惠抱了进去。

原本安定的心,泛起一点点的涟漪。

林子惠以前只当他是个孩子,如今想想昨晚发生的事情,心里隐约觉得不太对劲。

就算陈伟再不是个男人,好歹对她也算真心实意,如今她不甘寂寞,跟这个神经病的小叔子搞在一起,若是让外头的人知道,还不定会传出什么闲话。

想到这儿,林子惠的脸色冷了几分。

待陈正将她抱进里屋,准备将被子掀开给林子惠盖上的时候,林子惠抓住陈正的手,声音淡淡,没了以前的柔意:“阿正,我没事。”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UFO奇闻网:www.ufoq.cnUFO奇闻网 » 米青液把肚子都撑大了,睡在我下垮的英语老师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