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不仅仅有UFO!有的是可信的UFO!
探索我们的宇宙!

深山中玩小姑娘 污文水多肉多短文学校

说完话后,柳如烟再次两手扶着墙壁,缓缓转过身去,将翘臀高高抬起,似乎是在向身后的王大柱发出邀请一般。

 

 

此时此刻的王大柱,再也忍不住心中高涨的火焰,直接解开腰带,随后两手抱着柳如烟那纤细的腰肢。

 

 

与此同时,他更是用尽全身力气,死命的往前一挺腰……

 

“轰隆隆”数道炸雷接连响起,把王大柱吓了一大跳,他眼神无意间扫过一旁威严的神像,心中有些心虚。

 

 

“该不会是惹得山神动怒了吧……”

 

 

只是看着眼前自家小姐扶着墙壁,等着自己尽情享用,王大柱一狠心,决定先不管那么多了。

 

 

可低头一瞧,那儿竟是带了一丝血红。

 

 

文学0165485212263.jpg

这种关键的时刻,她竟然来了月事!

 

 

眼下这情况自然无法得逞,不过要是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下次还想成好事可就难了啊!

 

 

久久不见山神动静,柳如烟声音颤抖道:“山神,您……您还没开始替小女子驱邪吗?”

 

 

王大柱刚想说话,忽然灵机一动道:“你的情况,比本神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啊!”

 

 

“啊……山神何……何出此言?”

 

 

王大柱伸手朝柳如烟的身下摸了一把,严肃道:“你体内的妖邪正在吸收你的精血,若是本神猜得不错的话,你是不是每个月都会有几天,这个地方会流血?”

 

 

柳如烟娇躯一颤,惊恐道:“正……正是如此……”

 

 

“流血的时候,是不是还有浑身无力,剧痛难忍的症状?”

 

 

自己的情况,被山神一一说中,柳如烟愈发惊慌,苦苦哀求道:“山神,求求你救救小女子吧……”

 

 

“本神也想救你,奈何这妖邪入你体已久,不能妄动……这样吧,你先回府去,本神会附在你府上凡人身上,继续替你施法医治!”

 

 

得到山神承诺,柳如烟总算放下心来,千恩万谢之后,穿好衣衫便离去了。

 

 

回到家后,王大柱在床上辗转反侧,一闭上眼睛,自家小姐那身无寸缕的身子,总是浮上脑海,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

 

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,王大柱忽然坐起身来,暗道:

 

 

“虽说小姐来了月事,可吃不到嘴里,也能做点别的事情啊!”

 

 

一想到这里,王大柱就再也坐不住了,于是夜晚时分,王大柱偷偷摸到后院敲门。

 

 

正打算关门歇息的柳如烟,瞧见站在门口的王大柱,顿时眉头一蹙,娇声斥道:“王大柱,深更半夜的,你来这做什么?”

 

 

王大柱脸色一板,故作严肃的说:

 

 

“你有求于我,这么快就忘记和本山神的约定了吗?”

 

 

柳如烟面色一变,慌忙连连叩首道:

 

 

“原来是山神大人,恕小女子眼拙,未认出您来!”

 

 

王大柱昂首阔步走进屋,反手将门一关,回头细细打量着柳如烟玲珑有致的娇躯,暗吞口水的同时,故意叹了一口气。

 

 

“你之所以会每月有几天流血不止,皆是因为有妖邪藏在你的身体中吸取精血,长此以往,你不仅难有身孕,更恐会有性命之忧!”

 

 

柳如烟俏脸一白,如水的眸子泛起了涟漪,惊慌无措的哀求道:“求山神救救小女子!”

 

 

王大柱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,沉默片刻后,对柳如烟招了招手。

 

 

“也罢,你且过来,待我渡些神力给你,助你扛过妖邪吸取精血的这段时间,等他消停一些,我再帮你将妖邪从体内吸出来。”

 

 

说完话后,王大柱一屁股坐在床头。

 

 

柳如烟面色一喜,急忙拭去眼泪,莲步轻移,来到王大柱身边顺从的站好。

 

 

“我现在调动神力,不便行动,你且将我的裤子脱下。”

 

 

柳如烟精致秀美的脸颊,顿时浮上了大片红晕,他长这么大,连丈夫的裤子都没主动脱过,如何替山神行事!

 

 

可瞧见王大柱双目紧闭,专心致志的模样,又恐惊扰了他,便心一横朝着王大柱腰间探去。

 

 

亵裤滑落在脚边,柳如烟一低头,便看到那儿正虎视眈眈的望着她,吓得柳如烟俏脸一红,忍不住惊叫出声。

 

 

“此物乃是本山神汇聚神力的位置所在,你先用手握住,上下摇动,助我唤醒神力。”

 

 

王大柱喉咙干涩的坐在床边,看着踟蹰的柳如烟,只见她紧抿着嘴唇,一只手死死的攥着衣角,迟迟不肯行动,于是又催促道:“快些行事,若是神力涣散,本山神需要休养一年才能恢复神力!”

 

 

多等一年,她就要多遭受府上的人一年的白眼,柳如烟哪里还敢耽搁,急忙跪坐在王大柱的面前,伸出手去。

 

 

嘶~

 

 

王大柱浑身一紧,几乎要闷哼出声!

 

 

多少个午夜梦回,王大柱幻想过这一幕,如今竟然真的实现了,知县之女,自己的梦中仙女,此时此刻就在帮自己。

 

 

“快些动!”

 

 

王大柱嗓音都有些沙哑了。

 

 

柳如烟紧抿嘴唇,俏脸涨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,按照王大柱的指示,缓慢动作着。

 

 

“不行,你的速度太慢了,神力驱动不出来,需要加快速度!”

 

 

王大柱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柳如烟,精神上的满足和身体上的双重刺激,让他舒爽得快要疯掉了!

 

 

尤其是他说完之后,柳如烟就加快了速度,更是让他爽到了极点!

 

 

不……还不够!

 

 

王大柱喘着粗气,忽然握住了柳如烟的手,柳如烟惊叫了一声,下意识的想要躲开,可王大柱的力气很大,她根本就无法反抗!

 

 

“你且专心一些,我教你如何更快的唤醒神力!”

 

 

王大柱抓着柳如烟的手,一边动作,一边抓着她另外一只手,按在了丸子上道:

 

 

“轻抚这里,会加速神力的凝聚!”

 

 

柳如烟娇躯一抖,按照王大柱教自己的方式,一边轻抚,一边动作,伴随着王大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他也越来越不满足!

 

 

似乎缺少点了感官的刺激感!

 

 

“神力马上就要出来了,趁着现在,快些将衣衫褪去,方可为加速神力的吸收做准备!”

 

 

“什么,还需要褪……衣服吗?”

 

 

柳如烟娇躯一抖,顿时慌了神,几乎快要咬破了嘴唇,她的身子,除了她的丈夫和……山神,就没人看到过了!

 

 

虽说山神现在就附身在王大柱的身上,可柳如烟就是迈不过这个坎,要知道眼前这人,只是他们家的轿夫,一个地位低贱的奴仆啊!

 

 

可事情都进行到这个地步了,难道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放弃?

 

 

“若是有衣衫阻隔,神力吸收不到位,反倒会被你体内的妖邪利用,让你随时有丧命的危险!”

 

 

一听后果如此严重,柳如烟被吓得不轻。

 

 

迟疑许久后,早已满脸羞红的柳如烟,贝齿紧咬嘴唇,并微微闭上眼睛,随后用颤抖的小手缓缓扯开了自己的衣带……

 

衣衫缓缓滑落在腰间,露出了白皙的肌肤,和绝美的上围。

 

 

王大柱贪婪的看着自家小姐那妖娆的娇躯,和那张因为极度的羞涩,而胀成了血红色的精致脸颊,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一览无遗!

 

 

曼妙的身段衬托的肤如凝脂,娇嫩似雪,尤其是胸口,伴随着她的呼吸,还在不停的上下起伏着。

 

 

柳如烟紧张的吞咽了一口,双手有些不自在的挡在胸前,支吾道:

 

 

“这……这样可以吗?”

 

 

“可以了,速来握住神力源头所在!”

 

 

喉结滚动,王大柱迫不及待的咽了一口口水,一抬腰,便钻进了柳如烟的手掌心中,怒火喷张,王大柱忍不住动作起来,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,‘吱呀’一声,门被推开了。

 

 

“你……你们在干什么!?”

 

 

屋子内,柳如烟身无寸缕,半跪在王大柱的面前,手还在不停的东走着,香艳的画面映入眼帘,让门口的女人大惊失色!

 

 

忽如其来的声音,将柳如烟吓得不轻,连忙放开了手,动作飞快的拾起落在腰间的衣服,迅速捂在自己胸前。

 

 

王大柱更是慌了神,这种事要是传出去,自己怕不是要丢了小命了?

 

 

紧急关头,王大柱忽然灵机一动,强装镇定,故作恼怒的样子,呵斥道:“大胆凡人,竟敢打扰本山神施法救人?”

 

 

柳如烟遮掩好外露的风光后,回头一看,瞧清楚来人乃是自己的闺阁好友杨婉清后,顿时羞愤不已,想要开口解释,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是好!

 

 

杨婉清是长安街出了名的贞洁烈女,出尘绝艳,惊为天人!

 

 

只可惜出嫁当天,丈夫就过世了,未经人事的她替丈夫守寡十年之久,不知道馋坏了多少男人。

 

 

杨婉清一眼就认出来,王大柱是柳如烟府上的轿夫,因为经常瞧见他抬着轿子送柳如烟,所以认识。

 

 

眼见自己好友竟是被一个低贱的轿夫玩弄,杨婉清怒火中烧,一双美目死死怒视着王大柱,呵斥道:“王大柱,你好大胆,区区轿夫竟然假冒山神擅闯如烟闺房,还装神弄鬼哄骗如烟,坏她清白,你当真是不怕死吗?”

 

 

柳如烟一听,急了,慌忙为王大柱辩解:“清儿姐姐,你误会了,他真的是山神,帮我渡神力,替我治病呢!”

 

 

“一个低贱的下人渡神力?如烟,你别让他骗了!”

 

 

不等柳如烟继续说话,杨婉清猛的转过头来,愤怒的指着王大柱,通骂道:“你还不快点滚出去,是不是要让我叫人把你拉到官府去?”

 

 

“一个小寡妇,也敢在我面前嚣张,总有一天,老子一定要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!”

 

 

王大柱心中发狠,可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,便故作恼怒的样子说:

 

 

“你既不信本神,那本神留在此地也是白费,罢了,本神走便是。”

 

 

说完之后,转身便离开了。

 

 

“山神,请留步!”

 

 

柳如烟慌忙起身去追,却被杨婉清一把拉了回来,语重心长的劝慰道:“如烟,你怎么这么傻?那个王大柱就是一个骗子啊!”

 

 

“清儿,你误会了,他……他真的是山神啊!”

 

 

杨婉清劝说了许久,柳如烟都坚持王大柱真的是山神,无奈之下,杨婉清只好说道:“你若不信,那好,你等着,看我是怎么拆穿他的!”

 

 

趁着王大柱尚未走远,杨婉清急忙追了出去,偷偷跟在他的身后,可王大柱越走越快,拐过一道假山,竟然不见了。

 

 

“人呢?”

 

 

“好大的胆子,本山神也是你能跟踪的吗?”

 

 

王大柱缓缓从杨婉清的身后走出来,吓得杨婉清浑身一抖,警惕的看着王大柱,连连后退几步。

 

 

她今天穿着浅蓝色的薄衫,将身躯勾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,因为惊慌和愤怒,胸口剧烈起伏着。

 

 

难能可贵的是,杨婉清长着一副清纯的娃娃脸,这和她那傲人的上围,形成一股鲜明的对比,让王大柱越看心里就越是炽热,只恨不能和这美貌如花的小寡妇好好亲热亲热。

 

 

王大柱贪婪的目光,在杨婉清的身上停留了许久,忽然他心生一计。

 

 

“你这个登徒子,乱看什么?我现在就去报官,把你抓起来!”

 

 

“我察觉你体内潜藏着阴邪气息,你是否每月都会有几天流血不止,而且伴有腹部剧痛,身体乏力等症状?皆是因为那妖邪在吸取你的精血,若不及时医治,你的身体会变得越来越虚弱,甚至丧命!”

 

 

杨婉清十三岁就嫁人,和自己相公连圆房都没来得及,后面更是守了十年活寡,没有和别的男人接触过,心思无比单纯。

 

 

听到王大柱将自己的症状说的那么清楚,顿时就有些慌了,贝齿不由得紧紧咬住嘴唇,强装镇定道:“你……你胡说,我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 

 

王大柱冷笑一声,狠狠在杨婉清的身上剜了一眼,目光扫过扫过杨婉清的娇躯,心里像被猫抓一样酥痒难耐,恨不得即刻将这小寡妇扑倒,肆意欺辱!

 

 

“是与不是,你比我清楚,今日本神就让你见识一下,什么叫做神力。”

 

 

王大柱故作严肃的说完后,转身就走。

 

 

杨婉清迟疑了好一会儿,这才狐疑的跟着王大柱的脚步来到了厨房,却瞧见他在生火烧油,于是疑惑的问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

 

王大柱并未回答,扫过杨婉清的娇躯后,贪婪的舔了舔嘴唇,等到油锅沸腾之际,竟是直接将手伸了进去!

 

 

“啊……”

 

 

吓得杨婉清大叫一声,并惊恐的捂住双眼,许久之后,她才偷偷从指缝中发现,王大柱伸进油锅里的手,竟完好无损。

 

 

“这回你可信了?”

 

 

王大柱将手抽出来,洗干净之后,眯着眼一边打量着杨婉清玲珑有致的娇躯,暗道,这等天生尤物要是能快活一次,会是何等享受!

 

 

杨婉清亲眼目睹了王大柱的手伸进油锅中,却毫发未损,想来定然是神力的作用,她竟然之前还大言不惭的质疑山神,实在是有眼无珠!

 

 

想到这里,杨婉清再也忍不住了,满面惊慌道:“山……山神大人,恕小女子眼拙,求您大人有大量,莫与小女子计较,求山神……也救救小女子吧!”

 

 

看着杨婉清精致的娃娃脸,和绝美的上围,再一想到她贞洁烈妇的身份,种种刺激让王大柱只感觉自己一下就来了感觉。

 

 

“任你是什么贞洁烈妇,待会儿也得乖乖被我糊弄,这朵鲜花,我是摘定了。”

 

 

想到这里,王大柱伸手扶在杨婉清纤细的腰肢上,两眼不断往她领口里瞟的同时,故作正经道:“你我也算有缘,这样吧,你寻个清静之地,像如烟那样把衣服褪了,让本神仔细为你检查一番。”

 

 

一想到柳如烟刚刚身无寸缕,跪在王大柱面前的场景,杨婉清顿时花容失色,惊呼道:“什么……要和如烟刚刚那样……”

 

王大柱花了好大一番口舌,才吓住了这个娇艳的小寡妇,杨婉清拭去眼泪后,直接去带着他回了家。

 

 

推开门走进闺房时,王大柱便问到一股女人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,刺激着他的感官。

 

 

进屋关好门后,王大柱直接一把抱住杨婉清,两手猴急的攀上她的胸口,说道:“本神先替你检查一下,你且放松身体,不要抗拒本神神力!”

 

 

被一个陌生人抱住,就连自己最羞人的地方都被占领了,杨婉清俏脸瞬间涨得血红,巨大的羞耻感让她下意识就想要推开王大柱。

 

 

就在这时候,两人忽然听到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,似乎有很多人在往这边来。

 

 

王大柱故作镇定的踱步上前,顺着门缝望了一眼门外,这一看,吓得他差点儿魂飞魄散!

 

 

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,来了很多官员和衙役,聚在杨婉清的门口。

 

 

站在最前面的人,正双手捧着一道圣旨!

 

 

“孙杨氏接旨。”

 

 

声音透过紧闭的房门传了进来,杨婉清心头一惊,急忙跪在了门前,毕恭毕敬道:

 

 

“臣女不便见外客,只能在内屋恭迎圣旨。”

 

 

“无妨!”

 

 

瞧见杨婉清并未出门接旨,只是跪在屋内,王大柱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

 

回头打量着杨婉清娇俏的身影,王大柱心里的坏水又泛了出来,只见他眼珠一转,压低声音命令道:“趁着现在,速速褪掉上衣,待我细细为你检查。”

 

 

褪……衣服?

 

 

杨婉清面色瞬间涨红,她虽已为人妇,可从未经过男女之事,当着山神的面褪衣服,实在是……有辱妇道啊!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UFO奇闻网:www.ufoq.cnUFO奇闻网 » 深山中玩小姑娘 污文水多肉多短文学校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